当前位置: 首页 / 分类 / 国际游学

留言信息

学生姓名:

家长电话:

备注:(年龄、性格、活动期望值)

国际游学||玛利亚·埃奇沃思——被世人遗忘的简·奥斯汀的偶像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6-18  浏览次数:22040

在19世纪的最初几年,英国最杰出、最受尊敬的小说家是一位女性。不是简·奥斯汀(Jane Austen),而是和她同时代的玛利亚·埃奇沃思(Maria Edgeworth)。玛利亚·埃奇沃思曾被称为“伟大的玛丽亚”,而奥斯汀本人就是她的粉丝。1814年,奥斯汀曾给尝试自己创作小说的小侄女写过一封信,信中写道:“我已经决定了,除了埃奇沃思女士的、你的和我自己的小说,不会再喜欢其他小说了”。

玛利亚·埃奇沃思(1768-1849年),爱尔兰地主、发明家和科学家理查德·洛弗尔·埃奇沃思(Richard Lovell Edgeworth)的长女(她的父亲即她文学生涯的导师),理查德·洛弗尔·埃奇沃思结过4次婚,玛利亚·埃奇沃思是他第一任妻子所生。她在一个知识分子环境中长大,并在这个大家庭中占据着主导。她创作了多部广为人知的儿童作品,她的成人作品,按她的说法,不是小说,而是道德故事。但她赋予作品的道德感,并没有淹没她的能力,她在这些作品中依然能召唤出引人入胜的情节、迷人的人物,并能以智慧、机智和幽默的手法呈现出当代大众生活场景。

她的诸多作品都以爱尔兰为背景,揭示了爱尔兰的社会状况,她的首部出版作品就在盛赞爱尔兰农民的幽默和兴盛同时,揭露了一些极端贫困现象。另一些作品则探讨了英国绅士阶层和贵族阶级的生活和困境。其中最成功的著作即Belinda(1801年),奥斯汀在Northanger Abbey介绍最出色的小说体裁时,就单挑出这本著作为例:“书中展示出了心灵的伟大力量,以酣畅到位的语言,将对人性的最透彻了解,对多样性的最欢快描述,对机智和幽默感的最鲜活流露,传达给世界”。

虽然简·奥斯汀生前作为小说家相对默默无闻,但玛利亚·埃奇沃思至少早在1814年就知道她的小说,当时她在Mansfield Park出版后不久就读了这本小说,并评价这本小说“像现实生活一样,非常有趣”。但埃奇沃思对Emma的评价要差得多。奥斯汀在这本小说出版时就寄过一本给她,大概是希望给著名的埃奇沃思女士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我们希望她永远不会知道埃奇沃思对她这部作品的看法。埃奇沃思读完三卷中的第一卷,就已经受够了,抱怨称:

there was no story except that Miss Emma found the man whom she designed for Harriet’s lover was an admirer of her own – and he was affrimportat being refused by Emma – and Harriet wore the willow – and smooth thin water gruel is according to Emma’s father’s opinion a very good thing & it is very difficult to make a cook understand what you mean by smooth thin water gruel!

遗憾的是,几年后,她对Northanger Abbey也没有留下什么印象,只是轻描淡写地称,“这是我读过的最愚蠢、最荒谬的一本小说(除了对我的赞赏……)”,还将蒂尔尼将军(General Tilney)突然把凯瑟琳·莫兰(Catherine Morland)赶出家门的行为描述为“相当不合情理的”,她认为“且不说绅士,即使是一名仆人,或是有点基本礼仪的男士,也不会这么做”。但她对与Northanger Abbey同时出版的Persuasion一书赞不绝口:

excepting always the tangled useless histories of the family in the first 50 pages, appears to me in all that relates to poor Anne & her loves to be exceedingly interesting & natural – The love & lover admirably well drawn so that we feel it is quite real – Don’t you see Captain Wentworth or rather in her place, feel him taking the boisterous child off her back as she kneels by the sick boy on the sofa? And is not the first meeting after their long separation admirably well done? And the overheard cimporton the nut? …

随着时间的流逝,虽然我们不知道埃奇沃思是否改变了对Northanger Abbey的看法,但她对Emma的看法显然变得柔和了。1838年,70多岁的埃奇沃思早已不再写小说,奥斯汀也已去世多年,埃奇沃思记录了她的一个亲戚每晚向家人大声朗读小说时的情景,“从Emma到Pride and Prejudice,相较于之前,我有些喜欢它们了”。

简·奥斯汀在她一生中以及去世多年后,作为小说家的成就完全被玛利亚·埃奇沃思盖过了风头。直到1870年,简·奥斯汀的侄子詹姆斯·爱德华·奥斯汀·利(James Edward Austen Leigh)在A Memoir of Jane Austen中写道,如果奥斯汀的邻居们知道“我们私下里,把她与……埃奇沃思女士……归为一类,他们肯定会笑我们这家人简直太狂妄了”。有趣的是,最终两位作家之间都能相互尊重,相互仰慕。在回忆录出版150年后,这两位作家的声誉完全颠倒过来,这在文学界也颇具讽刺意味。如今,正是通过简·奥斯汀,许多读者重新发现了玛利亚·埃奇沃思——简·奥斯汀非常钦佩的一位作家——的作品。

 
 

 
选择我们的八大理由
奥德曼专业营地
奥德曼专业营地
甄选高端
优秀营地
完善的教育体系
完善的教育体系
知名素质教育品牌
影响力营地教育品牌
全天候安全保障
全天候安全保障
独立营地
24h全程辅导
医疗配套
医疗配套
随队医护人员
全程呵护
资深师资团队
资深师资团队
小队导师制
师资配比1:5
全方位保护
全方位保护
双重安全机制
完善保险体系
专业化课程体系
专业化课程体系
十年知名品牌
北大师资顾问
营地标准食宿
营地标准食宿
营养围餐
舒适住宿
成立至今
50家分公司
全球夏令营
多达150条线路
受益人群
200000+位学生
客户真实满意度
96.7%
长期服务单位
180家(持续增长)